电力过剩和新能源的挤压
发表时间:2019-11-22 10:44来源:中国能源新闻网

电力过剩和新能源的挤压

根据国电电力上述公告,宣威公司生产经营环境持续恶化的主要原因是,受云南省电力产能过剩及煤炭行业去产能影响,该公司近年来电力负荷持续下降,入炉标煤单价逐年升高,加上2016年云南省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等。

在电力需求方面,中国用电量增长不断下台阶。数据显示:“十五”期间增长13%;“十一五”期间增长11.1%;“十二五”期间增长5.7%;“十三五”期间规划预计增长3.6-4.8%。

在发电成本方面,煤炭是火电发电的主要燃料,但2016年以来,煤炭行业逐步落实国家“去产能”、“控产量”政策,从而抬高了煤炭价格。受此影响,煤炭价格中枢持续上移。其中,动力煤2018年均价647元/吨,中枢价格连续第三年上移。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下称“中电联”)指出,燃料成本上升和市场电量增加形成的双向挤压,使煤电企业经营压力陡增,五大发电集团首当其冲。

“随着电改不断深入,市场化交易电量不断增多,但在煤价高企和部分区域发电企业让利继续加大的情况下,火电盈利空间再受挤压,企业经营压力明显加大。”广东某电企一位高管在年初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

自2015年中国启动第二轮电力改革以来,部分区域火电企业让利逐年增多。以广东为例,按节能低碳电力调度原则和优先发电制,A类机组全额消纳,不参与市场化交易。然而,随着广东电改的进一步深入,B类火电机组独自承担了市场交易让利的重任。

2017年,广东电力市场总成交量1156.6亿千瓦时,让利76亿元;2018年,总成交量1572.1亿千瓦时,让利103亿元。2019年,广东电力市场交易规模约为2000亿千瓦时,B类火电机组让利幅度将进一步增大。

值得关注的是,在能源清洁转型的大背景下,中国能源结构不断优化,水、核、风、光、气、氢能、生物质等并举的“清洁大家族”正在崛起,这意味着火电生存空间将持续缩减。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根据中电联发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2857小时,同比下降48小时。其中,煤电(火电)为3260小时,同比下降了106个小时,其降幅在各发电行业中位居前列。

不过,中国“煤为基础、煤电为主、油气进口”的能源格局,煤炭、煤电仍属主体能源。中电联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煤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65%,长期以来在电力系统中承担着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应急调峰、集中供热等重要的基础性作用。他认为,“煤电经营困难不但影响煤电自身环保、节能指标,也会对其他非化石能源的利用造成影响。”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1℃记者分析称,解决煤电亏损需要从“市场煤计划电”和煤电矛盾的体制、机制性问题入手,统筹提出解决办法。

陈宗法认为,煤电企业要继续内强管理,外拓市场,通过科技进步、资本运作以等待转机外,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及地方政府根据煤电新的战略定位,针对市场化改革过渡期、能源转型期,调整、完善旧的政策,出台新的有效政策。

中电联合会呼吁高度关注近期火电厂破产清算问题,建议尽快研究出台容量电价,建立容量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进一步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调动火电灵活性改造运行积极性,提高电网顶峰发电能力。

责任编辑:段郴群
能源新闻
能源产业
能源动态
能源企业
节能减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