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energynewsw.com

风电大变局:陆上存量“抢装” 海上“抢跑”叫停

  新能源行业经过近十年的快速发展之后,正进入产业蜕变的关键时期,上网电价调整、补贴退坡、规模管理政策调整加速这一进程。

 

风电大变局:陆上存量“抢装” 海上“抢跑”叫停

 

  4月11日,国家能源局下发针对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建设管理的规范性文件(征求意见稿),光伏行业管理明确以补贴规模定装机总量、竞价获得补贴资格的方案,政策定调与预期相差无几。风电行业管理办法则出现重大变化。

 

  从一是严格风电总量控制,清查废止存量核准过期风电项目,预计将诱发已核准未并网项目“抢装”;二是明确竞价配置风电项目两年内必须投产,遏制资源圈占行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三是对海上风电“突击审批”投出反对票,2018年5月18日后各地突击核准文件被视为无效,海上风电上网电价竞价另行确定。

 

  一、先平价申报后竞价配置,存量风电“抢装”

 

  2015年因风电标杆电价下调出现抢装行情,年度新增装机30.75GW,创下近十年风电年度新增规模之最。在风电管理政策调整下,2019年预计将是风电行业抢装的第二个年份。

 

  按照行业一致预期,风电在实现平价上网的进化过程中,将经过“标杆电价-竞价-平价”三步走,但本次管理层并未给新能源开发企业、地方政府更多过渡期限,在全面开始推进竞价配置资源之前,要求各地优先申报平价上网项目,平价项目享有并网消纳的优先权。国家能源局并要求各地在4月25日前报送第一批项目名单,且在第一批项目名单确定之前,各地暂不组织有国家补贴的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这样的变化超过地方政府、新能源企业和投资机构的预期。

 

  根据领航智库经济测算,“三北”地区新建风电项目发电利用小时数在3100小时以上时才具备开发价值,项目内部收益率满足8%的要求。以内蒙古为例,2018年发电利用小时数为2204小时,与平价上网的基准尚有1000小时的差距,平价与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电力送出和消纳。

 

  图表1:以蒙东地区为例对风电项目平价上网进行压力测试

 

  

风电大变局:陆上存量“抢装” 海上“抢跑”叫停

 

  故此,风电行业提前平价上网,风电设备制造、施工建造环节面临盈利压力,电网企业同样面临调度、调峰、外送、消纳诸多压力。领航智库预计第一批平价项目规模有限,仍以示范项目为主;同时尽管政策鼓励各类在建或核准后未实质性开工风电项目转为平价上网风电项目,但从企业追求高电价的初心看,自愿“降档”项目预计少之又少。

 

  2018年5月18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8〕47号,下称“47号文”),首次提出竞价配置风电资源的方案,47号文下发的时间是陆上集中式风电与海上风电是否参与竞价的分界点。

 

  自此后,风电标杆电价的时代远去。2019年度新增集中式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项目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并确定上网电价,各项目申报的上网电价不得高于国家规定的同类资源区标杆上网电价。此外,对于红色预警转橙色或绿色地区,此前暂停建设项目也将参与竞争配置资源,这意味着此前核准文件废止。

 

  另外需要重点注意的是,本次征求意见稿并明确,“2019年度已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两年内未投产并网的,需按照并网年份标杆价格上限重新参与市场竞价。”言外之意是2019年内竞价获得补贴资格的项目,最晚应于2021年底前并网,否则补贴标准将随行就市,进一步退坡。

 

  对于已经核准未并网的存量风电项目而言,尽管政策未明确其投产的时间节点,但在竞价项目的对标下,项目业主也很清楚“核准两年内并网”将是能否获得高电价的约束条件。

 

  同时,国家能源局启动梳理应废止的存量项目。按照政策规定,核准两年内未开工建设且未申请延期或申请延期但延长期内仍未开工建设的风电项目,核准文件废止,此类项目参与竞争配置,当然原则上还是鼓励按照平价上网。

 

  在这一系列政策变化下,预计存量已经核准在建、核准未并网项目将加速开工建设节奏,行业抢装将必不可免。根据行业内粗略统计,国内已核准未并网风电项目80-100GW,这些项目是219、2020年新增并网装机的主要来源,也是驱动行业抢装行情的主要动力。

 

(责编:段郴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