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战略
发表时间:2019-02-17 09:13来源:中国能源新闻网

纵观美国能源领域近几十年的发展历程,美国以海权控制为基础,从全球视角审视能源与金融、贸易的关系,能源政策演变目的性强、谋划长远。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选择石油这一工业命脉作为新的锚定,在此基础上,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强大的海军力量,通过“石油—美元—美国国债”体系向全球输出流动性,并不断转嫁风险和获取利益。事实上,美国的能源战略思维早已超越了经济利益,成为其左右世界能源格局、进而发挥地缘政治影响力的重要考量。

“能源独立”始终是

美国能源发展的战略导向

能源独立,是美国自1973年以来的核心能源施政纲领。虽然历届美国政府对本国能源政策进行多次调整,但是始终没有改变对能源独立的追求。

20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使得美国政府深刻认识到过多依赖进口石油的脆弱性。

美国曾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对中东地区石油依赖严重也成为其国家能源安全的痛点。因此,美国不断加强与加拿大、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等产油国的贸易关系,致力构建北美与拉美能源安全网。为确保对重要能源产地的战略控制,美国以强大的海权控制为基础,采取制裁、战争、价值观输出等手段,介入石油产区的地缘政治局势,从而构建有利于自身的能源战略格局。

这一阶段能源发展重点是以多元化供应满足大幅攀升的能源需求,降低对潜在不稳定能源供应方的依赖程度,并且对能源效率提升、能源科技创新等方面已经开始加大投入。

克林顿执政时期,美国采取释放战略石油库存等措施,油价始终处于平稳状态。进入21世纪,小布什政府则对油价采取放任态度,国际油价飙升将近6倍。持续的高油价加剧美国决策者对依靠进口能源的担心,加之国际地缘政治态势显著变化,促使美国政府将增加国内能源供给、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作为重点,力图进一步巩固西半球能源供给纽带,强化国内油气产能和战略储备。

小布什总统签署《2005年美国能源政策法案》,逐渐注重国内能源的多元化供应。2006年的《美国能源战略计划》进一步确认了这种趋势,天然气和核能为主的清洁能源发展得到了大力支持,通过投入持续增长的资金、强制购买等方式鼓励加大国内能源生产。同时,美国政府大力提倡节能,将“开源与节流”并重,以确切的税收计划调动整个社会消费群体节能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金融危机后,奥巴马在上台初期高调推动“清洁能源国家战略”,选择清洁能源产业作为应对经济危机、复兴美国经济的关键力量。奥巴马政府希望风能、太阳能、生物质等新兴能源产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提供更多就业岗位,并采取了税收、行业标准、市场机制等方面的一系列举措。主要包括:向石油公司征税用于补贴居民能源价格的上涨;提高燃油经济性标准来推动电动汽车发展;建立以市场为基础的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体系,实行“限制排量与贸易许可”计划,并利用限制排放和交易许可拍卖所得收入投资“气候友好型”发展计划,增加政府对清洁能源的投资等。

然而,清洁能源项目耗资巨大、财报收益不确定,私营企业很难有动力去研发和建设,多数人不愿为更节能环保、但价格昂贵的清洁能源产品买单,因此在第二任期开始后,奥巴马政府积极寻求化石能源与清洁能源发展的平衡。

“从买家到卖家”的转变

是“能源独立”战略的重要里程碑

特朗普上台后,坚决退出《巴黎协定》、彻底推翻“清洁电力计划”等已成为其所勾勒美国能源蓝图的重要标签。具体来看,一是不断加强传统化石能源开采。受益于页岩油产量的大幅增加,美国政府预测2019年底本国石油产量将基本与俄罗斯持平,天然气产量也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全球能源“中东时代”的终结可能到来。二是特朗普亲自站台,直接出面推动能源出口。2018年4月,特朗普直接向德国总理默克尔施压,要求德国放弃对俄罗斯北溪管道2号天然气管线的支持,更多购买美国的LNG。

特朗普像之前多位美国总统一样重申“能源独立”,但与以推广清洁能源为主的奥巴马政府不同,他将重心放在了传统化石能源上。两任政府能源政策大相径庭,其驱动力可能有以下三点:一是信息技术革命后,划时代的理论突破和技术革命似乎已停滞多年,美国以科技革命引领全球并占据产业链最高端的方式受到影响。实现制造业回流是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和社会稳定的必要手段,页岩油气革命带来的低成本能源是吸引制造业回归的措施之一,也是特朗普政府提出“可承受的清洁能源”替代“清洁电力计划”的重要原因。二是主推化石能源既代表了资本集团利益,又能大量增加就业、稳定票仓。三是以油气出口为核心,抢占未来最重要的亚太地区能源消费市场,从长远来看,可以避免亚欧大陆能源自平衡后,美国地缘影响力的下降。

责任编辑:admin
能源新闻
能源产业
能源动态
能源企业
节能减排